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穿越异世之兽宠无疆 第152章 撒网

发布时间:2019-10-17 13:58:44

穿越异世之兽宠无疆 第152章 撒

皇都格里芬庄园地下室

包裹着一身黑衣的雄性兽人,踌躇的在巨大的房门外踱着步。他不清楚自己这么晚来找那个兽人是不是正确的决定。可灵鹿公主的祝福实在是太具诱惑力了,他不得不谨慎的前来知会那个人一声。

“咔哒~~”清脆的开锁声,在空旷寂静的走廊中响起。

“我说过这段时间不要来打扰我。”阴冷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意。

“皇都拍卖行三天后有一场‘兽神至宝’拍卖会,独行游侠幽影带来了一颗由灵鹿公主祝福过的深海蚌珠参加竞拍。”裹着黑袍的雄性兽人心怀忐忑的走进房间,小心翼翼的汇报道。

“幽影?那是什么人?”寒冰石床上的雄性兽人显得异常的虚弱,疑惑的问道。

“是一个出身东域大陆的游侠兽人。”

“一定要确保卡尔竞拍下那颗深海蚌珠。至于皇都拍卖行的‘兽神至宝’不用太放在心上。”寒冰石床上的兽人言简意赅的命令道。

“是。今晚卡尔安排了针对‘天启祭司’的暗杀行动。”门边的兽人补充汇报道。

“哼!天真,他不会成功的。我希望你下次过来的时候,会将那颗珠子带给我。”寒冰石床上的兽人说完这句话之后,门边的兽人还没来得及回话,就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出了门外。

皇都拍卖行的庄园内,数十道身影急速的蹿进了肖煜轩所在的小楼庭院内,无声无息的将整座小楼围了起来。

“啊——”一声来自雌性尖锐的尖叫声,划破了午夜的寂静。

小楼内瞬间骚动了起来,赤炎和花火第一时间向着发出尖叫声的庭院冲来。肖煜轩紧随其后,暂住在隔壁小楼中的里德尔·雷思和泰勒两兄弟也急速的奔跑了过来。

“怎么会从庭院中传来尖叫声?‘凉儿’被掳走了吗?”里德尔·雷思故作紧张的询问着肖煜轩。

“不清楚,听到声音我们就冲出来了。”肖煜轩摇头回答道。

赤炎和花火已经跟数名身着灰色猎装的兽人缠斗在了一起。赤炎和花火手中端着变形弩,空气箭矢只闻其声不见其影铺天盖地的向着灰衣兽人攻击而去。

里德尔·雷思和泰勒兄弟二人也不在迟疑,瞬间换化成了兽形扑向了灰衣兽人们。肖煜轩一直在战圈的外围,冷眼看着另一波灰衣兽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摸上了小楼的二层。

属于雌性兽人的尖叫声响起的瞬间,窝在黎染怀里的夜浅凉就被惊醒了。

“浅浅乖,不怕!”黎染皱着眉,一边拍抚着怀中小雌兽的脊背,一边柔声的安抚着被尖叫惊醒的夜浅凉。

“唔~~是煜轩那边出事了吗?”夜浅凉嘟囔着问道。

“哼~~看来对方玩了点小花招。”黎染冷哼了声后回答道。

“阿染不用担心,浅浅没事。只是被尖叫声惊了一下下而已,阿染要去帮忙吗?”夜浅凉察觉到黎染语气中的不满,声音软糯的安抚着问道。

“嗯,我带浅浅一起过去好不好?我不放心将浅浅一个人留下。”枝枝和纠纠不在,黎染只有将自家小雌兽带在身边才会安心。

“让兰芝看到浅浅不会很麻烦吗?”夜浅凉仰头问道。

“没关系,而且她也不会有机会见到宝贝。”黎染起身用一件厚实的披风将自家宝贝严实的包裹了起来后,抱着她向外走去。

肖煜轩确定偷袭的灰衣兽人已经全数潜入小楼二层后,他才换化成兽形加入到庭院里的对战中。赤炎和花火看到肖煜轩的加入后,两人停下了手中变形弩的攻击,换化成兽形后抓起两只被他们射伤的灰衣兽人向着庄园深处飞去。

里德尔·雷思和泰勒兄弟二人则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攻击,凶猛的扑杀了起来。三只体型庞大的兽人,很快就将庭院内剩余的灰衣偷袭兽人全数斩杀。

“他们为什么都不换化成兽形?”纳尔森·泰勒不解的问道。

“他们宁可死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肖煜轩语带无奈的说道。

“愚蠢,他们这样不畏死的做法跟直接告诉我们他们是谁有区别吗?”索尔·泰勒冷笑着说道。

“他们本就不怕我们知道,但却不会留下我们用来指证他们主子的证据就是了。”里德尔·雷思换化回人形后说道。

“楼上的偷袭者不用理会吗?”纳尔森·泰勒望了眼身后的小楼问道。

“黎染已经在上面了。”肖煜轩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小楼就传来了轰鸣声和兽人的哀嚎声。

墨紫色的火光燃亮了整个皇都拍卖行庄园的上空,将肖煜轩暂住的小楼二层以上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只通体黝黑,披着金色战甲展开双翅悬停在半空中的幽火墨睚出现在一众兽人面前。

“啊——”一直没有换化成兽形的灰衣偷袭者们,被一团团墨紫色的火焰包裹焚烧着,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惨叫声。

“嗷呜——”黎染仰头发出一声震测天际的咆哮,蓬松的狐尾携带着凛冽的风刃甩过,将周身燃烧着火焰的偷袭者们,直接从被炸开的二楼扫到了庭院中,瞬间摔成了四分五裂的黑色焦灰。

“发生什么事了?大家都还好吗?”程息和沐天真刚好在此刻冲入庭院内,程息面色凝重满含担忧的问道。

“没事,已经处理完了。不过毁了程老板你一栋小楼,真是抱歉。”肖煜轩挑了挑眉,望着姗姗来迟的兄妹二人,浅笑着说道。

“肖少爷哪里话,几位在我的庄园内遭遇偷袭,是我们皇都拍卖行的防御不利。”程息满怀歉意的说道,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悬停在半空中的幽火墨睚身上。

“天启祭司”和她的守护者,上古战神后裔黎染抵达皇都拍卖行后,程息还没机会见到二人。此刻也只是远远的看到换化成兽形的黎染,和他背脊上隐约可见的一只小雌兽。程息很想趁机与他们二人聊聊,可是很明显那只幽火墨睚并没有这个打算。

“煜轩,这边交给你们了,‘凉儿’受伤了,我要带她回圣贤塔疗伤。”幽火墨睚的声音格外的低沉冷漠,语气更是隐含着怒意。交代了一句后,就挥动着翅膀消失在了天宇。

“祭司大人受伤了吗?严重吗?不需要先处理一下伤口吗?”程息焦急的望向肖煜轩。

“程老板,我也要尽快赶回圣贤塔了,至于三天后的拍卖会,我想我们圣贤塔这边可能是无缘参加了。”肖煜轩语气沉重的说道。

“这......”程息神情焦急,却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可以挽留对方,一时间有些欲言又止。“天启祭司”在皇都拍卖行遇袭受伤,这对于皇都拍卖行来讲绝对是不小的打击。

“二哥,让我跟肖少爷一同前往圣贤塔吧。祭司大人毕竟是在我们拍卖行庄园内遭遇的袭击,我们应该给圣贤塔一个交代才是。”沐天真开口说道。

“也好。”程息望向自家妹妹,沉思片刻后应声道。

“既然沐小姐执意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吧。”肖煜轩皱了皱眉,随后还是点头同意了沐天真的请求。

程息随后调来了一队皇都拍卖行的亲卫,让他们护送着肖煜轩和沐天真一同离开了皇都。送走肖煜轩后,程息快步向着拍卖行庄园最深处的小楼走去。

程息刚刚进入小楼的庭院,黎染便从小楼内走了出来。

“这么晚了,有事?”黎染冷着声问道。

“额~~刚刚‘天启祭司’所住的小楼遭到了偷袭,我不放心就来看看幽影大人这边的状况。”程息看着没有穿外袍就走出来的黎染,关切的说道。

“我不喜欢管闲事,但有足够保护自己的能力。程老板不用费心。”黎染丢下一句疏离淡漠的话语后,转身走回小楼内。

程息抹了抹鼻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来找幽影之前,程息的脑中突然有种今晚的事跟幽影有关的错觉。看来自己是有些神经过敏了,现在只希望圣贤塔不会因为“天启祭司”受伤的事情,迁怒他们皇都拍卖行才好。

黎染回到房间后,将站在窗边的夜浅凉抱起回到床上。拉过薄兽皮盖到两人身上后,黎染柔声的说道:

“浅浅乖,接着睡吧。抓到的活口已经让赤炎和花火带回圣贤塔了,明天下午煜棋和南絮会代表圣贤塔前来皇都参加三天后的拍卖。接下来格里芬家族不会再有时间安排无聊的暗杀活动了,宝贝可以放心。”

“嗯,有阿染在浅浅什么都不担心

。”夜浅凉将头埋进黎染怀里,低声回答道。

“好乖,睡吧宝贝。”

“你说什么?确定‘天启祭司’受伤了吗?伤到哪里了?”格里芬庄园内,卡尔·格里芬急切的问道。

“回殿下,派去的人无一生还都被幽火墨睚用幽火魔法烧死了。不过‘天启祭司’一定是受伤了,圣贤塔的一众人已经连夜将她送回去疗伤了。”阎羽据实说道。

“该死!如今再想要动手恐怕不会有机会了。”卡尔·格里芬郁闷的说道。

“殿下,既然夜浅凉已经返回圣贤塔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专心筹备拍卖会上竞拍的事情了。”阎羽提醒道。

“嗯,老师说的是。明天开始在皇都内高价收购猎物,无论重量多少,只要有出售的我们就照单全收。”卡尔·格里芬揉着发紧的太阳穴,叹了口气后吩咐道。

“是,殿下。”阎羽恭敬的应声道。

咸宁白斑疯医院
潮州妇科
西藏性病
咸宁白癜病医院
潮州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