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极品相师 331 铁锁横江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1:31

极品相师 331 铁锁横江

第二天清早,唐振东先起床打了一会坐,然后到院子里打了几趟拳,然后又对着初升的太阳呼吸吐纳。

初升的太阳有种神秘的力量,这是师父徐卓跟唐振东説的,让唐振东吐纳的时候必须面对着太阳,感受太阳初升,大地由阴转阳的那一霎那,不过唐振东始终沒有感受到,大地由阴转阳的那一霎那,到底是个什么样?

阴转阳的一霎那,这个问題困扰唐振东很长时间了。

今天,唐振东竟然隐隐的感觉到了这个阴转阳是什么意思。以前,在唐振东的理解里,阴转阳的一霎那,无非就是一个时间diǎn而已,唐振东也一直在寻找这个时间diǎn,不过他有无数个早晨都在找这个时间diǎn,但是却一直沒找到。

不过,今天,唐振东突然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个时间diǎn并不是一个diǎn,而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师父并不是让自己找这个diǎn,这个diǎn也是找不着的。

太阳初升前,大地是一片阴暗,露水,雾气弥漫,此时的大地是阴。但是太阳初升的一霎那,当第一缕阳光照射上大地的时候,大地由极阴转为初阳,此时的正好是阴极生阳的那一刻,唐振东以前老是想抓住这一刻,但是实际上这一刻是抓不住的,这是个渐变的过程

极品相师  331 铁锁横江

,要体会这个渐变中的含义,这才是由阴转阳那一霎那的意义。

唐振东把意全部放了出去,用心体会大地由阴转阳的这周围环境的细微改变。

意念随着这大地的阳气渐渐充盈而逐渐饱满,唐振东体内的真气也随着这大地间的繁盛的阳气而逐渐充盈,丹田就好像一个膨胀的皮球一般鼓荡。

“咦,你在练什么功?切磋一下。”一个刘家的保镖也早晨起來晨练,见到唐振东身体就像渐渐充气的皮球一般,逐渐扩大,直到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其实唐振东的身体并沒有多少动作,甚至他根本就沒动,只是意念随着这充盈的阳气带动的丹田而逐渐延伸。

这人猛的冲來,对着唐振东的胸腹就是一拳,他的确是切磋來的,用的力度也不大。不过唐振东此刻正处在物我两忘的阶段,根本就沒听到他的那声切磋的喊声。

冲來的这个保镖叫阿南,他见唐振东不搭理自己,就非常气愤,这拳不自觉的就加了三分力道。

不过在他拳临近唐振东的身体的时候,唐振东却是一动不动,阿南见状就收了三分力道,然后一拳不轻不重的就打中了唐振东的身体。

唐振东现在正处于狂热的跟着阳气迅猛膨胀的阶段,本身的情况是非常危险。

俗话説:孤阴不生,孤阳不长。任何事物都不能缺了阴或者阳而单独存在。同样,唐振东此时的丹田已经随着这阳气的渐渐浓郁而逐渐膨胀,就如一只一直在充气的皮球一般,沒有停歇,那皮球就一定会被因为气太多而涨爆。

本來如果在极限的环境下,阳极就应该生阴,不过却需要唐振东的意念守住丹田的最后一丝清明,这才是阳极的那一diǎn阴。

但是阿南的这一拳,却正好应了唐振东的阳极生阴的那一diǎn阴。

也幸好由于阿南的这一拳,才免去了唐振东阳极无阴的阳劫。

从某种程度上説,是阿南这不经意,力道刚好的这一拳,让唐振东免去了阳劫爆体的命运。

唐振东就仿佛正好胸口痒,一个人去给他挠了那么舒服。不过阿南看上去就不那么舒服了,唐振东充盈的内劲恰好dǐng在阿南的手臂上,把他手臂震脱了臼。

“阿南,你怎么了?”刘家的保镖跟阿南一起起床的有两个,都围在阿南周围,问他怎么样。

唐振东感觉周围环境的嘈杂,睁开眼,一看自己身前三四米远处一个身穿黑背心青年躺在地上,边上还有三四个围着他的。

“你为什么下手这么狠?”一个青年质问唐振东。

“下手狠?我怎么下手狠了?”唐振东不明所以。

“比武切磋,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

“你他妈的説什么呢?什么下手这么重?你要是不服,我真削你啊。”唐振东让这几个2b青年你一言我一语给问的有些恼火。

保镖本來就是个谁也不服谁的职业,见唐振东长的陌生,而且一嘴的大6口音,所以他们就以为唐振东好欺负,都纷纷來痛打大6來的落水狗。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只落水狗,竟然是只凶猛的狮子。

“干他老母,教训下这个趴街货。”几个保镖一起围住了唐振东。

。。。。。。。。。。。。。。。

在刘家豪宅主楼的卧室,有三个人同时看到了这一幕,刘金雄,刘伯虎还有刘菲菲。不过刘金雄饿刘忠虎都在窗前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唐振东要怎么处理这事。

只有刘菲菲急忙跑了下去,她想阻止这场争斗。

不过刘菲菲下去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唐振东的动作一如既往的快,她从三楼跑到楼前的花园,最多需要二十秒钟,不过,她下去的时候,唐振东早就结束了战斗,三个身强体壮的保镖都躺在了地上。

刘菲菲是沒看到这一幕,不过她却可以想象这一幕。先前唐振东在广川旁边的山上救自己时候的动作就潇洒的一塌糊涂。

虽然刘菲菲沒看到唐振东是如何打倒的这三个保镖,不过刘金雄却看到了,如果説先前刘金雄不知道唐振东如何从凶猛的绑匪手中救了自己的女儿,那现在他是完全看清楚了。

唐振东的出手可以用三个字归纳:快,准,狠。

刘金雄算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干脆利落的动作。

窗前还有另一个人,刘金雄的大儿子刘伯虎,也在这里静静的看着唐振东出手的这一幕。

刘伯虎跟父亲刘金雄不一样,父亲对于功夫是个外行,不过刘伯虎可不是,别看他长的胖乎乎,还带了个眼镜,但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咏春拳高手,平时就经常跟家里的这几个保镖切磋。

他很了解家里这几个保镖的实力,如果不是保镖们切磋的时候总是看在他刘家大少爷的份上让着他,那他恐怕在几人的合击下连五招都走不过去。

这些保镖的招式沒有任何的花哨,都是以制敌为第一要务。而唐振东的动作比之这些保镖出拳更为迅猛,短促。

刘伯虎虽然长的文质彬彬,但是在功夫上也算是个内行,他见到唐振东的出手,立马眼前一亮,这简直就是现代李小龙。不过唐振东最大的特diǎn是拳,很少出腿,这跟李小龙主张的“拳打二分,脚踢八分”的拳理,完全相悖。

刘伯虎是李小龙的崇拜者,而且他对李小龙的拳理非常推崇,李小龙説腿比胳膊长,而且比胳膊有力,所以应该在出手的时候,腿应该是主要的攻击手段。

刘伯虎也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不过今天他看了唐振东的打法,却对李小龙的拳理产生了一丝疑问。

难道説,手臂会比侧踹更有劲?

唐振东看着呼呼跑到近前的刘菲菲,手一指地上的这几个保镖,“赶紧找医生看看有沒有受伤。”

刘菲菲看着唐振东往屋里走的模样,呆了半天,“什么人这是,竟然命令起我來了!”不过刘菲菲还是掏出了,打了家里私人医生的。

。。。。。。。。。。。。。。。

唐振东刚要进门,一只胳膊拦住了自己。唐振东往前一进,正好撞在了这只胳膊上,被这只胳膊拦在了门外。

当然,这是看在外人眼中的情形,但是在唐振东眼中,这只胳膊并不是一只胳膊那么简单,这只胳膊虽然略显瘦弱,但是却如横江的铁锁一般,任凭滚滚河水,却不能动摇他分毫。

唐振东马上明白,自己遇到了高手。

高手的胳膊,可硬可软。硬时如铁似刚,软时柔若无骨。唐振东自己遇到的这只胳膊,在自己刚刚碰到的时候,就是柔若无骨,但是自己刚一碰到,身形往回收的时候,却变的如铁似刚。

“你的功夫很不错!”这是个四十左右岁的中年人,体型偏瘦,拦住他的那只胳膊,比麻杆粗不了多少,但是其中蕴含的力量,沒有遇到的人永远体会不到。

这是一个内家拳高手,这是唐振东的第一反应。他比教授自己形意拳拳法的李远山李师傅,也是不逞多让,而且据唐振东估计,就算李远山碰到这个可硬可软的人,也讨不到什么好去。

“你也不错。”唐振东由衷赞道。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沒入门,比你差远了。”中年人也不知是故意谦虚还是有意承让,对唐振东也极为推崇。

“在下唐振东,请问大师高姓大名?”

“本人孙开山。”

“孙大师,幸会。”唐振东对孙开山一抱拳,摆出一副江湖人的语气。其实唐振东算是个彻头彻尾的江湖人,不论是他黑不黑白不白的身份,还是倚仗行走江湖的风水相术,哪一样不是江湖人的做派!

淮安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淮安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淮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淮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淮安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