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四百六十二章 蛊惑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3:06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四百六十二章 蛊惑

有些承诺的约束力是无形的,看不见可是又真实存在。

缝脸男知道,自己无法违背这个承诺。

当然了,这只是白晨对缝脸男的报复,白晨的目的远不止如此。

那几个魔法阵在缝脸男离开的时候,已经被抹掉了。

只是,缝脸男以为只要把魔法阵抹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可是他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魔法阵是白晨画的,白晨随时都能够画出第二个魔法阵。

而他留下的神力,始终的留在魔法阵的痕迹中。

白晨咬破自己的指头,重新画出了地上的魔法阵。

只不过不是复制魔法阵,而是一个普通的聚灵魔法阵,魔法阵与武阵的结合体。

缝脸男留下的的神力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所以白晨也不能肆无忌惮的浪费。

最近一段时间,白晨发现自己身上的金纹少了很多,这显然是封印削弱的迹象。

如今困着白晨的,仅仅只是这个囚牢。

这个囚牢就像是一个能量真空区域,所有的能量全都被隔绝。

不过有一个不同,这种能量真空,并不能限制外来者带进来的能量。

比如说缝脸男的神力,而现在他把神力留下了一部分,虽然是非常少的一部分。

而这点神力,就算被白晨利用,也无法破坏这里的封印。

所以,白晨只能选择逃出去,不过这又有一个问题,要从这里逃出去,必须面对的就是缝脸男。

他是唯一能够出入这里的人,就算是黑媚,也必须由他带领,才能够进来。

强行突破缝脸男,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白晨必须找其他的办法。

如果说自己是一个被封印的魔王,那么魔王就应该有魔王逃脱困境的办法,蛊惑!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缝脸男对白晨的态度也是急转直下。

很显然,白晨让他做了一个难以接受的承诺。

不得不说,白晨的要求很过分,不过看到缝脸男的脸色,白晨显然还是非常的高兴的。

“对了,那个小女孩醒来了吧?”

“我怎么知道。”缝脸男冷着脸回答道。

“少来这套,虽然我知道你会遵守我们的约定,可是我也知道,你一定会钻空子,比如说派人暗中保护她们,也在暗中探听她们的消息。”

缝脸男没有回答,同样也没有否认。

没错,就如白晨说的那样,自己只是答应了不和她们见面,不让她们知道自己的身份。

可是这不代表,自己就不能知道她们的生活。

当然了,缝脸男这也只是给自己找的借口。

“你想说什么?想警告我吗?”

“不,当然不,我只是想了解她的近况,我是一个负责人的医生,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即便他们已经完成了治疗,可是医生的使命可不只是治疗,还有康复观察。”

“石头,我想学医术,我要你把你会的医术,撰写成书典给我。”

“你知道的,你向我提出要求,也意味着我也可以提出要求。”

“说说你的条件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四百六十二章 蛊惑

。”

“我要黄金书。”白晨说道。

“黄金书?它似乎已经被你遗落了。”

“不是我遗落的,是黑媚那个女人遗落的,我想她应该知道黄金书在哪里。”

“你发现了黄金书的秘密?”

“发现了,怎么?你想知道黄金书的秘密吗?”白晨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又想要提出条件吗?”

“你真聪明,好了,快点去找黄金书,等你找到了黄金书,你要的医书我也撰写差不多了。”

缝脸男转身离去,白晨突然叫住缝脸男:“等等……”

“做什么?”

“你的脸要不要继续修整?”

“需要额外的条件吗?”

“瞧你说的,我们那么熟了,怎么可能斤斤计较。”

缝脸男虽然心中有所怀疑,不过他还是接受了白晨的提议。

“先过来,让我看看你脸上的情况。”

在检查一番后,白晨道:“还不错,以前整容的效果已经体现出来了,再做几次小的整理与改动,你应该就能够恢复容貌。”

“什么时候可以手术?”缝脸男起身问道。

“你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就可以手术。”

“那么明天怎么样?”

“好啊,就明天吧。”

缝脸男看了眼白晨,转身离去,只是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白晨的提议似乎并没有那么单纯,难道他打算在自己的身上动手脚?

他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可以舍弃任何部位,不管他做了什么手脚,都不会有效果的。

缝脸男带着满心的疑虑离去,在来到上层的时候,缝脸男习惯性的看了眼每个单间囚牢里的囚犯。

“看什么看!掘墓者,我早晚会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的。”

缝脸男对于这样的威胁视而不见,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收到这样的威胁了。

这些囚徒在他的眼里,毫无威胁性。

而这个囚徒,他是金瞳族的半神,名叫俜灯。

俜灯这个名字在金瞳族内是代代相传的,上一代叫俜灯的,就是金瞳族的守护神。

缝脸男的右眼眼珠,就是属于金瞳族的守护神。

不过金瞳族的守护神被缝脸男杀了,而且还掠夺走了他的眼珠,成了缝脸男的眼珠。

这对金瞳族来说,等同于奇耻大辱,甚至缝脸男已经成了金瞳族的公敌。

只是,缝脸男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找缝脸男报仇。

“你想复仇吗?别痴心妄想了……你是办不到的,其实你自己很清楚这一点。”

“谁?谁在说话?”俜灯猛然回过头,看着昏暗的囚室内,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什么人。

俜灯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刚刚躺回床上,那个声音再一次出现。

“你的等待毫无意义,不管你多努力,你都无法成为金瞳族的守护神,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资质有限,你的族人也不信任你,所以他们不愿意尊你为守护神,更不会将自己的信仰之力给你。”

“谁在说话!”俜灯从床上跳起来,可是依然什么都没发现。

不过,还未等俜灯恢复平静,他突然看到自己的影子似是动了一下。

“你是谁?”俜灯警惕的看着影子,不过他现在即便是发现异样也毫无办法,整个地牢都存在着封印,任何人在这里,力量都会受到压制,除了这里的典狱长掘墓者。

“我就是你……我就是你内心的梦魇,你的恐惧、绝望、憎恨,我就是你的所催生出来的,我感受到你的所有负面情绪。”

俜灯猛的摇了摇头,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这让他立刻就警觉起来,所以他想要用这种方法保持清醒。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整个囚室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那只是自己的幻觉。

随后的时间里,俜灯偶尔会出现那样的幻象,时不时的影子就会出现,并且与他说话,可是眨眼间却什么都没发生,就好像真的是幻觉一样。

可是,有这种幻觉的,并不只有俜灯一个,事实上很多囚室里,都出现了这种情况,只不过彼此之间无法交流,所以他们并不清楚。

如果这时候有两个三个的囚犯交流一下,他们一定会发现类似的遭遇,他们的影子时不时的就与他们对话,然后让他们产生负面情绪。

缝脸男再次从最底层的囚牢上来,他走过俜灯的时候,发现今天俜灯居然没有咒骂自己。

缝脸男从门眼看了眼俜灯的牢笼,俜灯正卷缩在角落,看起来精神不大好。

在缝脸男看俜灯的时候,俜灯也抬起头看向缝脸男。

不过缝脸男发现俜灯的眼袋呈现出黑色,看起来非常的没有精神。

缝脸男没有什么怜悯,这些囚犯只是用来掩盖真正的囚徒的,所以他们的生死无关紧要,即便是死了一个,很容易就能再补充一个。

不过当他走过走道的时候,发现今天对自己的叫骂与诅咒,少了一大半,有三个囚犯和俜灯一样,都表现出精神异常的状况。

缝脸男向上层走去,这是除了被掩盖的囚牢之外的倒数第二层,这层的囚徒凶恶程度仅次于下层囚徒的,不过数量要比下层多的多,而且这层的牢笼不是那种封闭式的,而是一个个的铁栅栏单间,纵横交错,数量达到百间以上。

这层的囚徒大部分都是强者,最低限度也有真实力量境界。

可是,缝脸男发现,今天这层也安静了不少。

平日里,自己过来的时候,几乎每个囚犯都会冲着他叫骂。

“奇怪,难道是得了传染病吗?”缝脸男心中生疑,他发现相比起下层,这层的囚徒出现精神异常的比例更大。

缝脸男再往上层走,这层的囚徒数量更多,面积也更大,可是整层都一片寂静,这层的囚徒不止是精神异常,而且看起来非常的萎靡。

缝脸男上来的这三层,全都是由缝合异体来负责看守的,这些缝合异体只能执行杀戮与某些简单指令,所以它们无法给予缝脸男答案。

缝脸男再上一层的时候,却发现向上第四层的囚徒很正常,并没有出现异样。(未完待续。)

陇南牛皮癣治疗方法
陇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陇南治疗牛皮癣费用
陇南治疗牛皮癣医院
陇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