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魔装第一七四章唬人

发布时间:2020-01-25 07:25:18

魔装 第一七四章 唬人

“我们发大财了呢。”闻香笑吟吟的说道。

苏唐坐在一截枝于上,而闻香则坐在苏唐怀中,两个人的身形被茂密的枝叶遮挡得严严实实,不管从天上还是从地下,都很难发现他们,当然,他们也看不到外面,不过有小不点在,这方圆数里之内稍微出现风吹草动,他们就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天亮时分,他们和薛义、叶浮沉分道扬镳了,但苏唐多了个心眼,告诉闻香带着人先走,他留下来断后,那么多马车组成的车队,肯定要留下很多无法掩盖的痕迹,他担心事态发展会对闻香不利。

闻香让那老妇带着诛神殿的人离开,她要留下来和苏唐呆在一起。

闻香心思缜密、行事狠辣,和诛神殿的人接触不过一年,便拥有了绝对的权威,至少这一片区域的诛神殿的人,都唯她马首是瞻,但,她毕竟才二十出头,有自己的小女人情怀,以往因为要做大事,因为背负着太多,她不得不严格控制自己,不过,在她内心深处,依然会有思念、有疲惫、有恐惧,并渴望着平平静静的快乐。

而且,闻香一直在把每一天当成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灾难会突然降临,然后,便再没有了然后。

“是啊,发大财了。”苏唐漫应道。

“你怎么心不在焉呢?”闻香娇嗔的说道,随后用双手环抱住苏唐的脖颈。

“我希望他们不会来。”苏唐道:“至少那个叶浮沉,很对我的胃口。”

“那个叶浮沉可是有名的大色狼呢。”闻香道:“这么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苏唐笑了笑,没有应声,对男人来说,这是个不宜深入探讨的话题。

“就算现在开始什么都不做了,这笔钱也足够我们花上十几年了。”闻香饶有兴趣的问道:“如果你有了花不完的钱,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啊……”苏唐想了片刻:“买一大片地,盖一座最高最高的大楼,然后娶上一百来个老婆,对了,我还需要一张最大的床,能……”

“一百多个?”闻香笑眯眯的说道,她的指尖轻轻挑开苏唐的腰带,小手便探了进来。

“有些少了是吧?”苏唐很认真的说道:“差不多就行了,再多我怕我忙不过来。”

闻香的手已经抓住了,轻轻抚动着,苏唐很舒服的吁出一口气,随后正色道:“别闹,现在可不是时候。”

“什么时候?”闻香腻声:“我的苏大爷,您想多了,我用的可是左手呢。”

苏唐脸色一僵,已被闻香撩拨起的坚挺立即软了下去,他对闻香的死气是非常忌惮的,倒不是担心闻香会故意伤害他,这属于一种心理障碍。比如小两口闹着玩,女孩拿着刀在那东西上比划来比划去,知道不会真砍,可心里总归有些害怕。

何况,死气要比刀子厉害得多,他不止一次见过闻香出手,只是轻轻一击,对方中掌的部位就会立即变得枯萎、僵硬,就像饱经风吹雨打的朽木,万一闻香不小心散发出些死气,恐怕他今后都要一蹶不振了。

“胆子那么小……”闻香似笑非笑的说道。

苏唐有些恼火,抬手就抓向闻香的前胸,就在这时,他的眉头一皱,侧头望向远方。

“真的来了?”闻香立即反应过来。

苏唐点了点头:“你在这里躲着,不要乱动。”

“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的。”苏唐低声道:“我出去吓唬吓唬他们,也就没事了。”

说完,一张金属慢慢在苏唐脸上成型,苏唐微笑道:“我以前认为,碰上对手,或者敌友难分的人,总要亮出刀子较量一番,才能形成威慑力,让他们打消不轨之心,后来碰上那个老家伙才明白,根本没必要搞得那么麻烦,吓唬人是有学问在里面的。”

“你说的是谁?”闻香诧异的问道。

“他姓顾。”苏唐道,这时黑色旋流已经凝聚在他身后:“和他在一起呆了几天,却没从见过他和人动手,估计啊……他也和那梅妃差不多,但比梅妃聪明多了,知道藏拙的道理。他总会露出一种云淡风轻的高人模样,倒是骗倒了不少人,连我一开始都被他唬住了。”

“好的不学,就学这种见不得光的小伎俩。”闻香吃吃笑道。

此刻,薛义和叶浮沉在林中悄悄穿行着,他们都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但这对苏唐来说没什么效果,只要他们周围有草木、有植被,小不点便能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离开百花宫后,该何去何从,薛义和叶浮沉之间发生了一场争议,世间万事,总存在着诸多因果,而且是一环套一环,苏唐知道薛义和叶浮沉要打百花宫的主意,所以带着闻香来捡便宜。

其实薛义也一样,他得到最新消息,在云水泽,几位大祖爆发了极为严重的冲突,隐祖阵亡、难祖身死,还有几位大祖受了重伤,轩辕盛世就是其中之一,已逃离红叶城,赶回百花宫,又有两位大祖闻听此讯,决意联手阻截轩辕盛世。

所以薛义才会来找叶浮沉,准备端了轩辕盛世的老巢,他知道自己没资格参与大祖间的对决,但心中藏了一口十几年的恶气,没地方发泄,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也所以,薛义对百花宫的珍藏不太感兴趣,轩辕盛世带在身边的,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百花宫那些东西,不过是哄凡夫俗子们开心的玩具罢了,薛义的眼界高得很。

薛义准备去堵轩辕盛世,轩辕盛世已受重创,逃出两位大祖围堵的几率很渺茫,但不是完全没机会,因为轩辕盛世一向以身法见长。真的撞了大运,被他们堵个正着,受益必定极为丰厚。

而叶浮沉却更关心闻香那些人,马车是从飞鹿城的方向来的,又往飞鹿城的方向走,他自然会感到忐忑,叶家庄距离飞鹿城只有一百余里,这支神秘的组织到底是外来的、还是飞鹿城的本土力量?不查个水落石出,他寝食难安。

最后,是叶浮沉争赢了,薛义只得先陪他走一趟。

走到一处拐角,叶浮沉拨开枝叶,向下方张望着,下方的大路上,遍布着马蹄印、车辙印、洒落的草料、还有马粪等等,他们不需要在近处跟踪,只要不紧不慢的沿着痕迹走,迟早会发现那些马车去了什么地方。

“他们拐到另一条路上去了。”叶浮沉皱起眉:“奇怪……不是去飞鹿城么?”

薛义没说话,露出苦笑,叶浮沉没有在意,向前走几步,随后发现薛义还站在那里不动,回头道:“走啊,愣着做什么?”

薛义的视线看向右方,叶浮沉也顺着薛义的视线看过去,一片黑色的旋流在慢悠悠向这边飘来。

“送客千里,终有一别,两位,还请留步。”苏唐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浮沉的脸色当即变得很纠结,怎么可能?他们故意延后着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脚程,这样还能被发现?

薛义看向叶浮沉,他在等叶浮沉拿主意,如果这混小子真的就是要翻脸,兄弟一场,他也只能陪着。

叶浮沉犹疑不定,他知道现在的选择不止决定自己和薛义的生死存亡,也决定叶家庄的未来。

就在这时,密林似乎活了起来,无数树丛都在微微抖动着,一支支粗壮的蔓藤在枝叶间游动着,向这边聚来,犹如一片庞大的蛇群。

果然,还有其他人薛义和叶浮沉对视了一眼,虽然现在是面对面,但他们还是感应不到苏唐的气息,而小不点的气息则非常明显。

笼罩在苏唐身边的旋流充满煞气,似乎有万千恶魔在里面翻腾,小不点的气息极为纯净,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

“两位,我们是友非敌,何必呢……”苏唐有些感叹:“三年前,某有幸见过薛九前辈,也得到了他老人家一些指点,如此厚恩,某一日不敢忘。”

“三年前?”薛义动容:“那你也见过贺兰圣座?”

“自然见过。”苏唐的声音很是唏嘘:“某一生犯过的最大的错,就是把贺兰圣座当成邻家女孩,还上前搭茬闲聊……”

叶浮沉听得眼睛都鼓起来了,他从没见过敢这般乱吹的人,把贺兰圣座当成邻家女孩?还上前闲聊?太能扯了…

薛义却再次动容,他也见过贺兰圣座,而且同样把贺兰圣座当成了一个没什么关碍的小女孩,直到别人暗示,他才惊觉,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么说的人,绝对是见过贺兰圣座的

“阁下,您好像误会了。”薛义道:“我和一个朋友有约,要去飞鹿城找他,所以……”

“要去飞鹿城?”苏唐笑道:“看来是我多心了,两位,还请见谅。”

叶浮沉用惊诧的目光看了薛义一样,他知道薛义的见识远超过自己,在这紧要关头,只能默认薛义的选择。

苏唐缓步向林中退去,薛义和叶浮沉只得跳下山岩,走上大路,他们已没办法继续跟踪了,否则,必然会爆发冲突。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碑怎样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怎么预约
安徽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成都治疗卵巢炎方法
肇庆重点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