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108章 警局捞人

发布时间:2019-10-19 06:50:16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108章 警局捞人

天空明月高悬,繁星点点,半夜三更的道路上,一辆轿车在路上不急不缓的行驶着。

徐凡单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跨过扶手箱,牵着副驾驶上曹淑静的柔夷,嘴里柔声问道:“我不是借你五十万了吗,你怎样还跑来赌场赌博?”

曹淑静愁闷的说:“我妹妹又闯祸了,那点钱不够赔,我就想到赌场里试试手气,看看能不能赢些钱回来应急,没想到……没想到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徐凡捏了捏她的小手,眼光直视前方路况,嘴里笑着说:“想钱了就进赌场,你以为赌场是你家银行啊。”

徐凡顿了顿,问道:“你说你mm闯祸了,她不过一丫头片子,能闯多大的货?”

曹淑静一想到这里,眼眶又冒出水雾,声音有些梗咽的说:“我爸不是被打人伤住院了嘛,我妹妹怀疑是某一家子干的,她就去找她社会上的朋友帮忙,打算给那家子一个教训。

没想到她认识的混混酒后下手没轻重,失手把对方给砍成重伤了,现在伤者正躺在第一医院的ICU病床上,他们的医治费用都得我们来承当……”

曹淑静说道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徐凡从她的话里也明白曹淑静之所以会去赌场搏一把,就是为了给闯祸的曹淑媛擦屁股。

徐凡拍了拍曹淑静的手背,嘴里宽慰道:“放心,我来替你想办法。”

由于已雇了护工照顾住院的曹亚贤,今晚曹淑静没打算再去医院,她让徐凡把她送到小区楼下后,就对着徐凡挥手告别:“傅愁,真的是……今晚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没事,对于静静公主的吩咐,我随叫随到。”徐凡将脑袋斜靠在车门上,笑着对曹淑静说:“不请我上楼喝杯水吗?”

“这……”曹淑静纠结好久,终究银牙一咬,对着徐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嘴里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那……那上来喝杯茶再走吧。”

徐凡迅速将车停好,跟在曹淑静身后踏入电梯,来到1套房门前,曹淑静掏出钥匙将大门打开后,徐凡也随着走了进去。

借着客厅灯光,徐凡左右四顾一番,曹亚贤家的装修与自家1对比,真是清贫,不过在吴桂芬这三个女人的打扮下,倒显得特别温馨。

曹淑静在饮水器上接了一杯温水,放到徐凡面前的茶几上,嘴里说:“给,你要吃宵夜吗,我家冰箱还有点饺子。”

徐凡并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朝每一个房间都看了一眼,嘴里疑问道:“家里除了我们之外,都没人吗?“

曹淑静听了之后娇躯一抖,面色通红的点了点脑袋,嘴里发出如蚊鸣般细小的声音:“嗯。”

“那我吃你。”徐凡伸手拉着曹淑静手臂一扯,将她扯到怀里,曹淑静双手轻轻拍着徐凡健硕的胸膛,趁着徐凡罪恶的舌头从嘴里出来时,伸手指着不远处一个房间,嘴里连声说道:“别在这里,去我房间……”

一夜颠鸾/倒凤,第二日清晨,徐凡醒来之时,曹淑静还在身旁如个婴儿般安稳的睡着,不知是昨夜累着他,还是由于徐凡在身边给予了厚足的安全感,睡梦中的曹淑静,知道特别香甜。

徐凡打了个哈欠后,习惯性拿起一看,发现里有一排林丹霞的未接,即便徐凡没有看到林丹霞此刻的脸,但他能想到此时林丹霞的脸是有多么的阴沉。

的确,林丹霞此时的面色真的很不好,此时的她带着挎包走进了一家‘某某调查事物所’,这家公司,在当地又被称为‘婚姻终结者’。

为何呢?只因为这家公司私家侦探的拿手本事就是调查夫妻婚宴忠实情况,进店办理业务的顾客,他们婚姻情况十有八九是以离婚收场。

###

林丹霞在那侦探公司办理业务,徐凡也没闲着,他等曹淑静醒了之后,摇着尾巴向她求欢,不过曹淑静可没心情配合徐凡,她匆匆刷牙洗脸,解决好个人卫生后,就让徐凡将她送到医院去照顾曹亚贤。

徐凡驾车在医院门口停稳,对曹淑静问道:“你mm的案子是哪一个派出所在办理?”

“你问这个……你是打算帮助我mm吗?!”一丝欣喜在曹淑静眼内划过,她1脸期待的说。

“嗯。”徐凡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说:“小姨子的事,就是我的事。”

说罢,徐凡还在心中补上一句话:小姨子她这个人,也是我的人。

曹淑静一听,顿时羞得面色通红,她也没反驳徐凡的话,对着徐凡柔柔的说:“我mm的案子是南郊区分局在受理,对了,我mm叫曹淑媛,媛是名媛的媛。”

曹淑静以为徐凡不认识她mm,还的地給徐凡交代了一番。

可她不知

,徐凡认识她mm的时间比认识她还早,只不过这两人关系没像她与徐凡这么亲密,毕竟徐凡可是近入过她的身体,还在里面吐过‘痰’的男人。

徐凡与曹淑静分开后,马不停蹄朝南郊分局赶去。

原来的‘徐凡’交际圈广袤,上至高官富商,下至百姓马仔,都有认识的朋友,而南郊分局的某位副局长,也是徐凡曾经的朋友之一。

南郊分局,副局长办公室内,一名青年与名身穿警服,1脸富态的警察对面而坐。

徐凡紧紧握着对方的胖手,热情洋溢的说:“聂局长好久不见呀,我看您面相红润,额头隐隐有霞光绽出,看来这是要高升的前奏啊。”

“承徐老弟吉言了。”聂局给徐凡沏了一杯热茶,笑道:“难怪今早喜鹊一直在叫,原来是徐老弟你这贵人上门了啊。”

徐凡说:“嗨呀,老弟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不,我1朋友的孩子不当心犯了事,被抓进局子里,让我过来看一眼情况……”

接着,徐凡就将曹淑媛的情况向聂局说明,聂局听了,没有说话,脸上依旧是挂着张笑咪咪的弥勒佛式笑脸。

如果是小打小闹,聂局看在徐凡的面子上,会二话不说立马让警员将人给放了,可曹淑媛的案子扯大了来说,那可是凶杀案,聂局不得不慎重对待。

徐凡见对方一脸为难,就说道:“老弟我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今日来局子也不是为了捞人,我就是想问问老哥怎样才能给那女孩减责?”

“减责的话,那首先肯定得赔偿受害者大量赔偿金,来取得受害者的原谅,其次的话,那就是得在这件案子定案之前给那女孩减轻罪恶,让那女孩从主犯转为从犯。”

说到这里,聂局一笑,说道:“案子中,女孩雇佣混混伤人,即便她还未成年,可主观上她是主犯,上了法庭肯定会被判负主要。

趁现在案子还没定下来,如果徐老弟想帮那女孩的话,你无妨帮我们警方把在逃的犯罪嫌疑人抓回来,再让他们其中一人去顶缸,这样就可以给那女孩脱责了。”

徐凡点点头,附和道:“这办法可行!”

“嘿嘿嘿,固然可行。”聂局哈哈笑着,对这些在逃人员,警方寻找这些人可以说是大海捞针,而这事对徐凡这种道上的人来说,就简单多了。

徐凡把逃犯扭送警局,对方可以为曹淑媛减责,而聂局他也能从中获利,迅速而又完美的破案功绩,最少能给他政绩上又添了1朵不大不小的红花。

徐凡从聂局手中得到犯罪嫌疑人名单后,就马不停蹄让明子打听这些个人的消息,不久以后,他就收到了明子的回复:“凡哥,你调查的这群以胡海泉为首的混子,他们都是跟着南郊鸡仔混,而鸡仔他的顶头老大哥,是邓哥。”

泰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常德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来宾治疗妇科费用
泰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常德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