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出生证买卖暗访经历千里追卖家跨省钓中介

发布时间:2019-08-16 18:57:46

核心提示:一本小小的出生证能卖10万元,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而且,证件背后隐藏的利益链,却已是非常成熟。

一本小小的出生证能卖10万元,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而且,证件背后隐藏的利益链,却已是非常成熟。这篇报道刊发后,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 。

 

首发时间2016年9月25日

原 标 题 假信息真户口: 出生证 买卖内幕调查

版面 本报第1版

 

8月底,我从国内知名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那里知道了 倒卖出生证 的线索。为此,他已潜伏在卖证中介里两年多。

什么样的家庭会去买出生证? 我问。

大多是被拐卖来的孩子,通过正常渠道办不下来! 上官正义说,当时,他整理出来的问题出生证已经超过600本,这个数字对应的,可能是相当数量的非法买卖人口。

河南、湖南、福建、贵州、山东均是涉及省份。其中,福建是买证重灾区。

毋庸置疑,这个采访难度是极大的,因为要摸清买和卖两条线,并且还要调查是什么人或部门支撑起这条利益链。

 

采访被 教训

 

上官正义向我爆料时,我正在郑州出差,他提供的名单中有几本流向福建的证,加盖着郑州市妇幼保健院的公章。

9月1日,河南电视台都市报道首席记者魏华与我同行,他们想用电视手法呈现这个调查。

这次合作,的确各自发挥了特长与优势。比如,纸媒对采访证据的获取大多靠录音,电视媒体要把这些证据全部影像化,这些增加了信源的权威性与真实性。

采访前,我和魏华做了大量准备,比如出生证申请与发放制度、官方在这方面管理有没有漏洞等,但以什么身份出现在医院,是个难题。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亮明身份。不能否认,当时我俩有关此事的采访,还很生疏。

到了郑州市妇幼保健院办理出生证的办公室,我拿着疑似问题出生证的编号,找到医务人员,并表明了身份。

有人投诉你们办 ! 我说。

不可能。 医务人员一脸惊诧。

这是不是你们办的? 我向她提供了一个J412开头的编号。她查询后予以否认。

但买方家庭拿着该编号对应的证件,在福建福清为孩子上了户口。解释不清后,医务人员将我们支到主任办公室。主任是位女性,看起来50多岁,皮肤显黑,微胖。

我向她主动出示了《新闻记者证》,又说明采访来意,她说需请示领导。过了几十分钟,主任自己回来了,但对涉事出生证绝口不提。无论我们如何变化采访方式,对方就一直绕弯子。此时,任何有关采访的理论知识,都显得那么苍白。

接下来近1个小时,她用连珠炮式的方式,质疑我和魏华的采访动机不纯。我们几次想插话,她都拿出训斥下属的口吻,对我们连续几轮进行 教育 。为避免采访冲突,我和魏华努力克制情绪。

你们记者没资格查询,按照上级规定,只有公安和检察院才能查。 主任的声调越来越高,并拿出一份公安部和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布的文件,证明她说法的依据。

我和魏华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刺激到了她。看到魏华用手机拍摄时,她情绪更加激动,随后,把分管宣传的领导喊了过来。

这位女性领导很客气,我们交谈时,那个主任仍不时插话。当她得知,医务人员早已告知查询结果时,表现得更为恼怒。

我和魏华摇摇头后,迅速离开郑州妇幼保健院。出去后,我俩长舒了一口气,彼此都知道心里委屈,但只能藏在心里。

显然,这种向医院直接亮明身份的办法,并不好用,但不亮明身份,可能连门都进不去。

我们手里的出生证,还有一部分来自新乡市、漯河市、周口市的妇幼保健院,大多也流向福建。在这些地方的采访异常顺利,他们不仅否认了办理过加盖自己单位公章的出生证,还直接透露出很多管理漏洞。

后在河南省卫计委提醒下,我们才得知,这些加盖郑州、新乡、漯河等妇幼保健院公章的出生证来自商丘。该市妇幼保健院则证实,在2011年,他们丢失过4885份出生证。

魏华和我一头冷汗,假如这些证都被不法分子利用,将是一个怎样的难题?商丘方面并证实,上述流失出去的证,全部是他们的号段。

可这些证是怎样流失出去的?是套用编号,还是私刻公章?公安至今没有结论。我们对这一部分的调查,只能被迫终止。

 

千里追 卖家

 

流向福建的出生证,还有一部分来自湖南郴州市汝城县集龙乡卫生院。魏华因有其他采访,我们约定到福建会合。

在湖南的采访,《新京报》记者曹晓波和我一起。上官正义也加入其中。

此前我和上官正义一直靠微信和电话联系,由于他一直做打拐卧底,所以网络上没有关于他真容的照片。我和曹晓波与上官正义见面,颇像电影中特务接头,幸好大家都是年轻人,沟通起来并无障碍。

9月5日凌晨1点多,我们才敲定调查方案。并且要以郑州妇幼保健院为例,调整采访思路。具体是,和医院对接时,我们以出生证持有者亲戚身份出现,理由是,小孩出生证丢失,需要医院开具证明;和卫计部门的接洽,必须亮明身份。

商量好后,我们睡了几个小时,马上从长沙乘高铁到郴州,然后曹晓波从亲戚家中借来私家车前往汝城。因为,郴州到汝城的巴士用时很长。

开车大约行驶了4个多小时,就见到了竖在路边的集龙乡卫生院的牌子。这里病人并不多,实在难看出它会和倒卖出生证有瓜葛。

现任卫生院院长的回答,与河南商丘一模一样,也说丢失过一批。汝城县卫计委纪检书记表示,除丢失外,上一任院长还违规为别人办理过,这位院长已被撤职,记者采访时,当地卫计委还在调查他。

由此看出,该院长可能是卫生院违规办理出生证的幕后人。

按照汝城县卫计委说法,之前他们在出生证管理上的确存在漏洞,导致很多家庭拿买来的证件,在公安机关上户。直到今天,卫计委关于出生证的信息,还没与公安联网。

好多人利用这个漏洞买证办户口 。上官正义说,他在解救被拐儿童时,发现了很多这样的案例,如果不做DNA,根本无法辨认。

湖南这条线确定后,我和上官正义又飞到贵州凯里,这里是黔东南州府所在地,曹晓波在湖南继续 深挖 。

证据显示,流向福建的证件,加盖着黔东南妇产医院和东南医院的公章。黔东南妇产医院经过查询后,明确表示他们没办理。

东南医院更是不负责任,他们连暗访人员身份都没问,就直接开具了一份证明,称他们办理过,但证件持有者却说他们没在这家医院生产。

幸运是靠双脚走出来的

 

随后,我与上官正义、曹晓波以及魏华和摄像宋振华马不停蹄地赶到福建福州。在该省的采访目的,是要佐证买证家庭,难度可想而知。

这些家庭,大多来自平潭县,从该地乘快船到台湾只需 个小时,除平潭外,莆田与福清也有买证家庭。

因为没到过该地采访,头两天的采访由福建电视台一位同行带领,尽管如此,我们仍需要克服的是语言问题。

我是河北人,上官为四川人,曹晓波为湖南人,魏华和宋振华是河南人,我们完全不具备听懂福建沿海地区方言的能力。

也因此,最初两天的采访,很难突破。而且,我们犯了一个致命性错误 所有人核实同一信源。后来发现,这种方式既没效率,也无意义。

两天过后,我们分成两路,我和曹晓波跑莆田,魏华和宋振华跑福清,上官正义在后方提供资料支持。最终,我们再一起到平潭调查。

我们调查的关键问题是:为什么买证?怎么买的?孩子怎么来的?

除语言外,又面临身份问题,走乡入户采访不同于在政府采访,面临的不确定性太多,搞不好就要挨打,大家最终商议结果是,统称 从北京来的 ,如果对方报警,等警察来后亮明身份。

我和曹晓波找的第一个买证家庭,是位于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山香村的许小民(化名)家,这里距莆田市很远,是个在山上的小村庄,幸好出租车能到达。为了打听他家,费了很大力气。

这个村庄里,到处都是空置的别墅、洋房,很多都没有装修,村里以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居多。打听许小民家时,问了四五个人后,彼此都听不懂对方说什么。尽管我们使用普通话。

后来,碰到了几个年轻人,但他们说从未听过这个名字,还有几个打牌的中年人,则置之不理。9月的莆田乡下一直下雨,采访进行到此,心情烦躁至极。

我们几乎敲遍了整个村的门,仍一无所获。甚至,有人把我们当成讨债公司,最后只能寻求村主任帮助。村主任热情,也没询问身份,很快搞到了许小民的电话。

许在广东打工,在电话里,他承认因超生,才花2500元买到了汝城县集龙乡卫生院的出生证,对于买证渠道,他说,是拨打了大街上的办证电话后办理的,我们不太相信。

采访完许小民后,已是晚上,虽然累得疲惫不堪,但仍为这个突破感到高兴。

我拿出手机,拍了张路灯下我和曹晓波的剪影,在微信朋友圈写下:幸运是靠双脚走出来的。后担心败露采访行踪,又删除。

回到宾馆时,又是深夜,第二天一早,我们又赶往莆田市秀屿区湄洲镇,这个镇位于海岛上,进出都要靠乘船,如果采访出现意外,将会无法下岛。

上岛后,租了两辆电动车,打开手机导航挨家找。在这个镇子,不仅核实到了几个买证家庭的信息,他们还承认孩子是抱养或买来的。这些人的证大多来自贵州黔东南妇产医院。

魏华他们的采访也很顺利,并佐证了几个从河南买证家庭的孩子并非亲生。

接下来几天,我们将重心放到平潭,因为上官正义掌握的买证名单中,平潭占去数百个。

这些家庭,分散在平潭县各个乡镇,有的与户口地址严重不符。我们选择了有代表性的家庭后,仍然兵分两路,各自负责调查的区域。

大多数买证家庭对我们的到来并没敌意,他们更多的是恐惧与不安,并一直问我们:孩子户口会不会注销?而他们的买证渠道,都是通过朋友联系的中介。

在平潭采访,还有个不错的收获是,当地公安局户籍部门人士接受了采访,他承认每年因为出生证问题,向全国各地发很多函件。

所谓发函,就是公安部门发现出生证有问题后,会邮寄信函到当地计生部门核查真伪。

跨省 钓中介

随着调查深入,我们发现,出生证买方、卖方,大多依靠中介关联,可中介去哪里找?

在网络上,我们发现了不少自称办理出生证的人,但多是 ,办理真证的人潜伏得特别深,在QQ群一般也不说话,并从每个人发言中,判断是不是记者或警察。

上官正义在中介QQ群里已经卧底两年多,最终突破从他那里进行。由于精湛的 演技 ,上官正义完全取得了几个中介的信任。

我们把目标锁定在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一名叫赵大鹏的中介身上,他的市场遍布全国,在圈内享有盛誉。

上官正义虽和他聊了很久,但与其联系时他仍怀疑: 你们是不是记者? 你才是记者呢?我们是正经生意人。 上官正义回呛了他。

赵大鹏说,他操作的出生证,从高唐县妇幼保健院办理,并且带高唐县人民医院全套分娩记录,分娩记录是留在医院的,以应对后期公安发函。

一套病历一本证,总价10万元。 赵大鹏说, 先付定金,户口办成后,再付尾款。

但他一直在怀疑我们,我们也表现出十分怀疑他,彼此玩起心理战。但赵大鹏太想挣这笔钱了,最后约我们去山东济南见面。

那时,接近20天的高强度采访,已经非常累,但还是马上收拾行李,飞到济南。

为了符合生意人身份,我们凑钱在济南万达凯悦酒店,开了最好的房间。然后通知赵大鹏见面地点,他听到我们住的地方后,显然打消了顾虑。

我们设计的见面地点有两个,第一个是房间,为此,我们在房间床头、花瓶处装了几个录音设备。另一个地方在酒店西餐厅,并决定见面时,除上官外,还要再配个人。

我和曹晓波过于书生气,不太像有钱人,宋振华太朴实,也不像有钱人。最后,只有魏华和上官正义共同前往。但每个人分工精确到了极致。

宋振华守在大厅,等魏华和上官正义接应赵大鹏后,宋负责观察有没有同伙,并且他要一直守在酒店大厅,等赵大鹏离开后,继续观察可疑人员。

我和曹晓波在西餐厅另一个角落冒充顾客,以应付突发情况。而且,我要在他们正式聊天后20分钟,到外面给上官正义打电话,然后冒充他的秘书,催促行程。

为此,上官正义把电话里我的名字,换成了 秘书 。整个过程中,魏华身上带有录音和录像设备。一切很顺利,赵大鹏风尘仆仆来了,还给我们带了一盒当地特产:驴肉。

最终,谈判选择在西餐厅,双方坐下后,赵大鹏直奔主题,说自己能把出生证和分娩记录办下来,但需要我们提供办证人身份证和结婚证。

眼看到了20分钟,我找了个酒店楼层,给上官打电话,并按照排练过的台词进行。

这个电话,迅速结束了他们的谈判时间。赵大鹏不敢多呆,他们离开后,我们确保没人跟踪,才全部返回房间,录音、录像效果极佳。

而且,我们打开了赵大鹏带来的那盒驴肉,查看里面是否有装有定位设备,或处于开启状态的通讯设备,最后,发现是一盒既普通又安全的驴肉。

但还有个疑问,赵大鹏会不会骗我们?他回到高唐县后,我们要求他发来办过的证件,他犹豫和拒绝了很久,并埋怨我们不信任他。

见状,我们称他是办 的骗子。没想到,这一招真管用,他果然发过来刚刚办理过的江苏泰州籍的出生证。我们获得了买证人电话后,很快确认买卖事实。

但我们仍不交定金,为拿到增量信源,继续和赵大鹏玩心理战,并仍然称他办 ,后来,他被彻底激怒了。仿佛我们的质疑,侮辱了他的职业。

最后,他直接用微信给我们转账5000元,并称: 你见过骗子先给人转钱的吗? 当然,我们没有接收,次日,自动退回。

不久后,我们三家媒体,几乎同时报道了出生证买卖黑市,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调查。

安徽最好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吉林白癜风研究院哪家好
牛皮癣患者的秋季复发前的征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